在下假熠。恕我直言,即使是天边耀眼星辰,也不及你的一点美丽,亲爱的。

撸了好久的小乔。。。

很难受,活在线稿死在上色。

一个下午耗在这张,明天一定要上色。

5.21码码码码码/拥

【深拥】
李元芳愁眉苦脸地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,左手托着腮,右手拿着只笔在写写画画。
“明天……有三个愿望……”写着写着突然抬起了小脑袋,“大人不会给的吧……”整张脸都委屈巴巴地特别伤心。
他在纸上写下了三个愿望:
【第一个愿望:来自狄大人的一个抱抱】
【第二个愿望:做完来自这个星期的所有公务】 【第三个愿望:送给狄大人一份小礼物】

李元芳坐在桌前深思,半响后,站了起来。
“怕什么呢!大人说不定还同意了呢!”
决定好之后,李元芳鼓起勇气,推开了房间门,走向狄大人的房间。
“叩叩叩。”
“进来。”
李元芳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,探了个脑袋进去。
“大人……”
“怎了?有什么事?”狄仁杰正处理着公务,抬头看...

致亲爱的你:

我无缘的爱人。

安息。/酒鱼/

  时光赋予你太多。

  不管是容貌,还是智慧,你都拥有。

  但唯一缺少的,是你的心。

  你每日呆坐窗前,手中空空,看着窗外,有何意义?

  不曾有意义。

  你忆起少时岁月,悠悠叹息。

  与他,坐在树下并肩坐着,畅谈那世间之事,忘记时间,沉醉在酒中的醇香美好。

  是呐。只是一会。你最终会沉浸会你的梦里,忘记时日,未曾忆起,你们只是形同陌路。


  想把梦境变成现实,...

我开起车来我自己都怕。
好头烂尾简直要哭。
投个单子就这样被无情的退了。
/挥手。哭泣。
小心点吃,我跟你们讲。希望不吞。

信白。我也不知道什么标题。将就一下/

突然想写点什么/【沧桑】

  李白最近耍酒疯有点严重,韩信是这么想的。整天喊着一人我饮酒醉。 晚上又喊着MC李白,献唱刀山火海。
  简直……不知道该怎么说好。晚上睡不好觉,整天踢被子。韩信最近心情都不太好,满脑子都是肏翻李太白。
  这天韩信刚和赵云练枪回来,却被匆忙跑上门的狄仁杰吓了一跳。
  “狄大人怎么了?为何过来?有何急事?”韩信盯着气喘吁吁的狄仁杰。
  “别提了。呼。。。呼。。你家李白喝醉酒跟我去执行公务,结果跑去窑子。。。诶我还没说完呢?!”狄仁杰还没说完,韩信黑着脸大步往窑子走去。已经想好了一百个如何肏翻他的想法。【莫名心疼太白蛤蛤...

咻咻。【子休x你】

  夜色已深。
  庄子休一手搂着鲲,一手搂着你,正酝酿着睡意。
  你抵着子休的胸膛,嘟囔道:“子休,我睡不着。”
  “唔。只要你心中想着个人,就可以睡着了。在梦里,做什么都行。”
  你抓着子休的睡衣,看着庄子休那蔚蓝澄澈的双眼,笑嘻嘻地说道:“我想着你呀,但我还是睡不着怎么办。”
  “这……”庄子休皱了皱眉,思索着。
  你就看着他那认真思考的样子,捏了捏庄子休的脸:“就爱看你思索的样子。”
  庄子休无奈的笑着将你搂入怀中,道:“那你就想着我睡吧。”说罢,亲了亲你额头,闭上眼睛,又补了一句:“子休不管在梦里梦外都有...

生日快乐,张起灵。

从你进青铜门,到出来,已经十一年了。
你曾说,如果你不在这个世界上了,没人会记得你。
你,说错了。
吴邪会记得你,稻米都会记得你。
欢迎回归,吾王。
十年盗笔聚长白,十一年也一样。
我们等你。
你在青铜门内未归,我在青铜门外等待,
十年之后待你归,我们回家可好?

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

十一年,我们还在。
信仰,名曰张起灵。

『王者荣耀』劫 白鹊

『文笔不好,第一次写』
『肯定有不少漏洞,请见谅~』
『喜欢就按小红心叭』
『食用愉快~』
李白第一次看见扁鹊,是在扁鹊自己的药房中。

扑鼻的药香在空气中流动着,到处都是草药,五颜六色。李白走到药师的前面,问道:“有醒酒药吗?”

扁鹊抬起头,淡淡地看了李白一眼:“有。”

“麻烦给我先装几瓶。”李白笑笑。

他在扁鹊配药时仔细地打量着扁鹊。灰青色的皮肤,脖间围着一条不长的围巾,黑发中夹着一撅白发,眼神始终平淡。

他早就听庄子休他们提过扁鹊,神医扁鹊,没有他治不好的病,但脾气无常,人称『善恶怪医』。

“你的药。”扁鹊把药放在木柜上,轻轻地敲了敲柜台,提醒着走神的李白。

“谢谢。”李白把准备好的...

我们相伴十年,第十一年再相见。
张起灵 吴邪,我们还在。

八月十七。

1 / 2

© 假熠悠悠 | Powered by LOFTER